德州扑克中的经济原理:???????罻?????У?????????????????????????

來源:QQ快報問答 編輯:王志 手機版

德州扑克谁发明的 www.mvlaf.icu ???????罻?????У?????????????????????????:????y?? The Information ??????Facebook ????? 2014 ?????? 2015 ???????????????????? 21 %?????????????????? 5.5%???????????????????п?????????????????????????????????????????


由熱心用戶 容安 提供的回答:

朋友圈從什么時候開始成為了我們生活中一個獨特的存在?無聊時打開手機,開始翻朋友圈;早上醒來關掉鬧鐘,順手打開朋友圈看看誰起床了、誰堵車了;有時候在衛生間都要點開朋友圈打發下時間,給別人點個贊,表示“此文已閱”…

朋友圈好像已經成為“kill time”神器~

2013年時,我初次接觸朋友圈,經?;岱⒁恍┳約荷畹奈淖?,女兒的照片,也深深期待朋友的點贊和評論。甚至在發完朋友圈的兩個小時內,我會不停的刷新,看一看又有誰在網絡上回應了我。仿佛點贊量越高、評論越多,我就越被關注,心情也會隨之飄飄然~

我開始反思,這是為什么?

朋友圈只有微信好友能看到,而微信好友幾乎都是生活中相互認識、彼此有聯結的人,或許不是很熟悉,但都或多或少都會滲透彼此的社會關系。在這樣一個平臺上show自己和朋友拔草某家餐廳,買了一個令人羨嫉的包包,又和哥們一起喝了個大酒,就可以讓旁人感覺到自己的生活與眾不同,自己是區別于別人的存在,或者直白點說就是讓別人“看到”自己。

朋友圈可以喚起強烈的“被看到”的感覺。而點贊、評論、回復都是實實在在“被看到”的證據。

而我們為什么有那么強烈的沖動,希望自己被別人“看到”呢?

美國精神分析學家Heinz ?Kohut認為,“被看到”的感覺和人的自戀發展密切相關。

自戀是一種由勝任的經驗而產生的真正的自我價值感,是一種認為自己值得珍惜、?;さ惱媸蹈芯?。

也就是說,適度的自戀是健康人格的一部分,而過度的自戀才會引發社會適應不良等心理健康問題。

在原始自戀發展成自體結構的過程需要“撫養者的回應”作為催化劑。嬰兒時期,我們都有全能自戀,認為自己是無所不能的,我們餓了就可以吃到奶,我們哭了就會被照拂。甚至父母吵架了,我們會很自責,認為都是自己的錯,如果自己能做得更好一些,父母就會和好如初等等。

而撫養者在這個過程中執行了一個重要的功能--“鏡映”,像鏡子一樣讓孩子看到自己被理解、被回應。在這種理解和回應中孩子找到自己的存在感以及在別人心中的樣子,建立自我概念。正如英國精神分析家Winnicott所說,“嬰兒仰望母親,在母親眼中看到他自己”。如果撫養者能夠用適度的鏡映來回應孩子,孩子的自體成長便得到了滿足。

而做了母親的人都知道,無論你多么愛自己的孩子,都沒有辦法做到對孩子的每一次召喚做出回應,更沒有辦法做到每一次都準確理解孩子的意圖。而這種非及時回應和鏡映失誤會給孩子帶來挫折感,適度的挫折感為孩子提供了學習鏡映自己的機會,通過內化過程獲得自尊感。

而那些長期沒有得到適度鏡映的孩子會體會到強烈的被忽視感,或說“沒有被看到”,這引發了自戀創傷,孩子的內化過程被切斷,不能夠從現實中獲得滿足感。

前段時間帶孩子去農村體驗生活,田頭有幾只羊,女兒興高采烈地跑過去觀察、撫摸,拔了草喂羊。而身邊一位農婦扶著剛剛會站立的兒子與身旁另外一位農婦聊天?;忱锏暮⒆悠疵胍跬涯蓋椎氖靠拷?,而母親的雙手如鉗子般牢牢地鉗住他小小的身體。孩子應該是使盡了力氣,小臉憋得通紅,而他的母親依然在抓著他的同時悠閑地和旁人聊天,絲毫感受不到他想要去靠近羊的意圖……

看到這一幕,心里酸酸的,這個小娃娃的全部世界都被母親限制在雙臂能達到的一小方天地里了。而母親養孩子唯一的準則是孩子的安全,至于情感、欲望,那些都超出了她注意力能夠覆蓋的范圍。小娃娃從小便深深地感受到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被看到”。而這種“被看到”的需求將在他長大后通過加倍的代償來彌補,然而這種彌補也未必能夠滿足那顆從小就被忽視傷害的心靈。

“被看到”是健康自戀形成過程中的重要因素,小時候缺失,長大就會加倍索取。比如我們不停地發朋友圈,不停地渴望點贊,不停地在人際間或網絡上表達我們的觀點,甚至是上傳一些匪夷所思、不被社會普適價值觀接受的視頻、文字,這些都是渴望“被看見”的表現。

屏幕前的朋友,當你發朋友圈時是否也在渴求被別人“看見”呢?

而那些很久都沒有發朋友圈的朋友,你在生活中是否已經充分感受到了“被看見”而獲得了自尊和自戀的滿足呢?還是擔心自己發的朋友圈得不到足夠的贊和回復,從而觸發小時候沒有被看見的痛感呢?

正如Kohut所說,人一生都需要滋養性鏡映。只要我們索求鏡映的過程中是快樂的,那么我們就是健康的。

被diss的感受一定很糟糕,我們終其一生都在追求被看到、被回應、被認可、被贊同。而外界的看到、回應、認可、贊同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把自己的快樂寄托于別人的評價是一件不可掌控的事情,而我們確定要把自己的喜怒哀樂交給旁人操縱嗎?

幸福的根一定要扎在自己的心里,內源性的滿足才是穩定而長久的。

愿我們都被生活“看到”,愿我們對自己的生活溫柔以待。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容安心理,讓我們在“問容安”版塊聊聊心情吧~


由熱心用戶 1212 提供的回答:

互聯網時代的到來為我們提供了大大拓寬社交圈的前景。事實上,這正是許多社交網站創始人最初的承諾。然而,這些許下的承諾能夠被實現嗎?答案似乎是否定的。盡管有機會在點擊“加為好友”按鈕的同時創建新的人際關系,但事實上,大多數人的臉書頁面都只列下了100到250個名字。這是最近針對100萬臉書頁面的一項研究的結果。在我們的一項研究中,湯姆·波萊特(Tom Pollet)和山姆·羅伯茨調查了臉書的普通用戶是否比間歇用戶擁有更大的社交圈子。結果同樣是否定的。另外兩項線上研究分別調查了使用電子郵件和推特來交流信息的團體,結果顯示,他們的社交圈子規模都在100至200人之間。

  看來,我們無法從根本上增加我們所擁有的人際關系數量,即便科技的發展似乎允許我們這樣做。制約我們的所作所為的,并非時間或記憶力(記憶與我們和我們的朋友有關的事件),而是我們心靈中為朋友準備的有限空間。然而,還存在著另外一個因素使得互聯網無法給予我們更多,或者說更復雜的社會網絡,并且,這也是我們發覺基于文本媒介建立的人際關系并不令人滿意的原因所在。


由熱心用戶 胡蘿卜 提供的回答:

因為厭倦了被「評價」。

說到底,我們在社交媒體發的文字,圖片,視頻,音頻,都逃不過,被人評價的命運。我們希望自己的喜怒哀樂可以和別人一起分享,一頓美食、一次旅行、一場演講、一個盛大的生日聚會、痛苦的失戀、親人的離世、病痛的折磨,這些這些,我們都盼望著,有人和我在一起,而不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

但不是每個人會為你的喜怒哀樂而喜怒哀樂,你逃不過的,終究是被「評價」。

就像你每次都把你跑步多少多少圈的截圖,發到朋友圈上去,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會為你努力鍛煉身體而高興的,更有甚者,會對你冷嘲熱諷,惡語相向。

并不是所有人真心希望你好。

多次遇到這種「評價」之后,很容易就會對社交媒體心生怯意,于是你就會不斷地看淡社交媒體中的點贊,評論,收藏,給你現實生活帶來的影響。

而是踏踏實實地過好自己的線下生活。

害怕了被「評價」,不如去幫老媽洗洗碗。她需要你。


由熱心用戶 Lylian?? 提供的回答:

「朋友」

越來越多

越來越雜

越來越不熟

顧忌越來越多

當朋友圈人數還不過百的時候,想發什么發什么,開心的時候一天發好幾條。天知道我哪那么多事情要分享,但就是看到一朵好看的花一片好看的云一樣好吃的食物都想和大家分享。

雖然朋友不在身邊,但我想和他們共享這一刻的感動與歡喜,在彼此生活中還留點印記。

可是當我(不得不)加了親戚以后,不能顯露消極負能量的情緒,會被擔心,也有一些時候會被誤解,哭笑不得。

曾經有一次暴雨過后,路上積水不去,昏黃的路燈在積水的倒影特別美,我拍照發了個朋友圈。配文「雨漫金陵,如決河傾」,自以為浪漫的要死,結果下一分鐘就接到家人電話,急切詢問我安全與否。(# 重點誤啊 )

心情好,想發個自拍!結果老師評論:最近日子過的不錯嘛,來匯報一下最近閱讀情況和論文進度。(# 簡直花式作大死)

再后來,可能通過群啊或者朋友啊間接加了一些人,或者是一些一面之緣的陌生人,再或者因為實習啊工作啊不得不加一些人。

這些人多了以后,每次想發個朋友圈,都要想這個分組那個分組。如果只有部分標簽可見,那么之后加的所有的人都看不見動態。如果只有部分不可見,那么之后加的所有人都看得見動態。

顧忌多了以后,思考完分組,都已然沒有發動態的心情了。最后,"嗯,還是算了吧.."

也有時候沒有贊沒有評論,想分享的心情無人能共,想一想寂寞如雪還不如來寫回答......


由熱心用戶 提供的回答:

因為朋友圈變成了工作圈。

聲明:本內容來自QQ快報問答,版權歸QQ快報問答所有,本網旨在傳播知識,不代表本網贊同以上意見,如有任何問題請與本網聯系!

最新推薦
熱門推薦